首页 > 湘江战役 > 终于翻越了老山界

终于翻越了老山界

2018-12-12 10:02:36 来源:本站

2018年11月27日,我与一帮长征文化的爱好者沿着当年红军的线路有惊无险地翻越了著名的老山界。

老山界是五岭之一的越城岭的其中一段,是广西兴安县与资源县的分水岭,大致呈西南至东北走向,长约20公里,海拔在1600米至2100米之间。其主峰叫猫儿山,海拔2141.5米。

中央红军突破湘江后,有中央纵队和红五军团等于1934年12月4日至6日间,先后从华江瑶族乡同仁村委的塘坊边村经龙潭江、雷公岩、百步陡翻越老山界,到达资源县的塘垌村,然后进入龙胜向湖南、贵州前进。

老山界是红军翻过的第一座大山。老山界因为陆定一于1937年写的回忆红军当年翻越老山界的文章——《老山界》,后来被编入中学语文课本而闻名。

老山界,每年都有很多人慕名前去翻越,有很多人因找不到向导无功而返,甚至有的因为发生迷路而不得不救助。我也一直想沿着陆定一笔下描述当年红军翻越老山界的线路去翻越一次老山界,去体验一下当年红军的艰辛。前几年也去翻越了几次,都因为向导因时间久了也迷路,不得不返回。

为了准备这次能顺利翻越老山界,我们经过了近一年的打听,总算找到了3位比较熟悉这条线路的向导,他们都是经常翻越老山界往返于同仁村和塘洞村之间走亲戚的。

11月27日早上7点,我们一行17人,带上干粮、手电筒等从兴安县城乘车出发,到华江瑶族乡与在那里等候的3位向导会合后,将车开到龙潭江村后一个叫倒车坪的地方下车,已经是上午9点钟了,大家分别换上红军服装后沿龙潭江开始向山上步行。有4位同行因身体等原因没有前往,而是随车到塘洞村等我们,并为我们联系安排晚餐。

我们13人加上向导3人共16人的队伍步行一个小时后,队伍前后已经拉得有半公里长了。距离雷公岩越近,路也就越难走,有时要过木桥、悬崖。有的路段宽度不到30厘米,而下面就是数十米深呈八九十度角的悬崖。有几个地方还要向导协助才能通过。走在前面的在雷公岩休息等待,等最后1位到达雷公岩时已经是10点30分了,大家休息了一下照了张合影不到10分钟就又匆匆赶路了。因为前面不确定因素太多,生怕到天黑了还下不了山,所以即使遇到非常好看的风景,大家也不敢多停留一下照相。

我六七年前曾采访过一位叫赵良英的老人,她回忆13岁那年红军经过她们雷公岩时,路两边有些牺牲了的红军遗体,红军过后,是她姐姐和姐夫等人将红军遗体掩埋的。这次经过雷公岩路段,本想也找一下路旁的红军墓,但因时间紧,也就没有细看了。

我们从雷公岩出发不久,经过一处不到30厘米宽且湿滑的非常窄的路段时,大家要相互协助拉着手才能通过。在那里,我们有位同志一不小心就滑下悬崖,幸亏被向导及时抓住了左手才没有掉下去。这处悬崖是刚刚塌方不久,悬崖下无任何草木,如果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11点30分,我们来到一条河边,河床上全是大小不一的花岗岩石头,河宽5、6米。因为是冬天,水流不是很大,选择平缓的地方可以涉水过去。河中有3块直径一两米的石头均匀地横排在河中,胆子好一点的可以连跳3大步就可以跳到河对面去。向导告诉我们,这个地方叫三跳。令人惊奇的是:这么一个小地名,竟然有很多当年经过这里的红军在后来撰写的回忆中都提到了它。

过了河后大家休息了几分钟,有的吃了点干粮,然后就抓紧时间赶路。我们问向导还走多久才能到山顶,向导告诉我们:我们还在山脚下,现在才算开始爬山,快的话要3个小时,慢的话要5、6个小时。大家听后,更加不敢耽误时间,急匆匆地赶路。大家就是看到好的风景,也不敢去认真拍照。有的同志虽然带了很好的单反相机,但从始至终都没有拿出来拍过照片,最多用手机随手拍拍。

大约走了20多分钟,我们经过了一座用石头围砌的呈长方形的墓,这墓是不是红军墓?我们不得而知。又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小石堆,有人说是墓,也有人说不像墓。

走着走着,山越来越陡了,路越走越吃力了。这路有的地方是人用一块块花岗岩石块砌成的台阶,有的地方太陡了,没办法砌成台阶,只好在花岗岩石壁上靠人工凿出一级一级的台阶。我们沿着这些台阶往上爬,走不了几步就要停下喘一下气。这里就是陆定一等很多红军将士们回忆录中提到的百步陡。名叫百步陡,但何止百步?至少有好几千步,它由大大小小的若干个“之”字形组成,连绵不断地向上延伸。

在百步陡,大多地方是悬崖峭壁,好在有茂密的原始森林遮挡住视线,看不到深不见底的悬崖,才没那么可怕,否则百分之九十的人不敢去攀越。就在这百步陡,我们有两位同志差点摔下悬崖,全靠让树木挡住了。还有两位走到脚抽筋,其中一位开始是一只脚抽筋,后来严重到两只脚抽,全靠有两位徒步经验丰富的同志,准备了一些应急药品,给他们喷施按摩后,才勉强能走,否则不可想象。

爬完艰险的百步陡后,路不再那么陡峭了。又走一会儿,经过一个小峡谷,峡谷上架有一座长约5米宽约80厘米的石桥。在这大山深处,人烟罕见的地方,要组织多少人才能架成这么一座石桥啊?有人开玩笑说道:这不是凡人架的是仙人架的。向导则接着说道:你讲得对,这里就叫仙人桥。

仙人桥两边比较平,大家休息了一下吃了点东西后,才举着印有“中国工农红军”和“兴安县红色文化研究会”的红旗照了下像和录视频。

我们从仙人桥出发,大概是13点50分,又走了近1个小时后总算爬上了山脊。在山脊上可以穿过森林隐隐约约地看得到猫儿山山顶和资源县那边的山。原先听很多人讲,翻越老山界上山要很长时间,下山则要不了两个小时,而这时才14点40分,那么我们将在16点40分左右就会下完山,到达资源县的塘洞村。想到这么早就能走到目的地,大家就兴奋来了。这时向导告诉我们,在这山脊上还要走一个多小时才能下山。听了向导的话,我们兴奋激动的心情立刻跑得无影无踪,只得跟着向导沿着山脊往前走。

虽然是走在山脊上,但还是要爬一个又一个的小山峰。这样的山脊也是我从前没有见过的。我平时见过的山脊上往往是很平的,而这老山界的山脊,有些地方平缓一些,也有些地方就像鱼的背鳍一样,从山脊上突然冒出来几十米高,宽度1米左右,最窄的地方才6、70厘米。要不是两边的参天大树和一些不知名的灌木杂草遮挡着看不见下面,相信大多数人是不敢在这“背鳍”上走过去的。

这样我们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最后一个峰顶,这里地势较平坦,有数十株能结果实的大树,也唯有这些树下没有长灌木杂草,随便坐下休息都很舒服。向导向我们解释道:年年都有野猪等动物来这些地方“挖地三尺”寻找树上掉下来的果实吃,所以这里就很难长其它植物了。向导还告诉我们,这个地方叫杀人坳,解放前这山上经常有土匪在这里杀人抢劫。

在杀人坳休息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陆定一在《老山界》一文中写到的:“到了山顶,已是下午两点多钟。我忽然想起,将来要在这里立个纪念碑,写着某年某月某日,红军北上抗日,路过此处。”我仔细看了下这周围有没有大的石头,如果有则下次邀上几个爱好者,带上工具在石头上刻上这段话。遗憾的是这周围没有适合的石头,看来要想完成陆定一老红军的夙愿,只能在山下刻好石碑后用直升飞机吊上来才行了。但愿有天能这现这个愿望吧!

离开杀人坳开始下山时是15点50分。下山的速度要比上山快得多了。不一会我们感觉到下山的这边与上山的那边有着完全不一样的风景。上山那边在山脚下走的3个小时基本上是毛竹林或灌木、乔木林,偶尔经过一段1米多高的小竹林。而下山时先是经过同品种的小竹林一大段,而且这些竹子明显比上山那边要高一些、茂盛一些,这可能是日光的原因吧。穿过这些小竹林后就是一大片直径3厘米左右,高6米左右的竹林,这竹子有的人说叫苦竹、也有的说叫甜竹。这竹林密密麻麻,下午4点多的阳光都照不进来,非常阴暗,就像天黑之前那一刻一样。

我们出发时强调了纪律,路上不能丢下任何垃圾。我是走在最后面的一个,相当于是红五军团殿后,负责“收容”工作,前面队员不小心掉下的东西我负责收捡。然而在爬百步陡时我自己的小半瓶水不知何时掉了,我这“收容队长”竟然也掉下了东西,这不仅影响了山道的“市容”,而且自己口干时也就没办法解渴了。其他人虽然对我表示同情,但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们所带的水也基本上快见底了。

我们进入这茂密阴暗的竹林里,走了二十来分钟,总算听到了潺潺的水声。近两个小时没喝过一口水的我,立刻跑到水边,准备痛快地喝上几大口过过瘾。然而不知是竹林里光线太暗的原因,还是这原始竹林里自然老死的竹子经过若干年腐烂变成了黑色淤泥的原因,这水好像有点黑,大家劝我不要喝。

又走了二十来分钟,终于走出了竹林,进入了树林中,这光线也开始好了一些。越往下走,由若干个小溪汇成的溪流也越大,这溪水看起来非常清澈,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爬下去就大口的喝了起来。喝足水后,站起来准备追赶队伍时,这才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瀑布,于是赶忙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自从走出了那苦竹林后,我们基本上是沿着一条峡谷往下走的。因为欣赏到了一个瀑布,所以再往下走的时候,也就特别留意离路不远的峡谷风景,发现凡是有水声的地方,就会有漂亮的瀑布,水声越大瀑布越大越漂亮。那些瀑布虽然可以看得见,但要真正拍出好的照片,还得花时间去选择不同的度才行,所以也只能是“望瀑兴叹”了。

我们下山快到山脚时,地势逐渐平缓些,不一会就进入了一片毛竹林,又走了二十来分钟,就到了公路边,那里停着接我们的车辆,这时我们看了一下时间:17点35分。

上了车后,大家感慨道:我们只带了点自己吃的东西,翻越这老山界都这么艰难,真不敢想象,当年红军带着武器等物资,抬着伤员是怎么翻越这老山界的呢?红军长征真的是很不容易啊!

我们坐了十来分钟的车后,就到了资源县两水乡的塘洞村,大家下车后刚好看到塘洞村委会的办公场所,我们穿着红军服装在村委会牌子旁边照了张合影作为纪念。

我们在塘洞村一户农家里吃完晚饭后,乘车回到兴安县城时已经是晚上11点钟了。

(罗基富)